首页 >> 醫改 >>醫改評論 >> 國務院研究員:醫改已經犯下“顛覆性錯誤”
详细内容

國務院研究員:醫改已經犯下“顛覆性錯誤”

去年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江宇撰文《醫改不可犯“顛覆性錯誤”》,說醫改存在“顛覆性錯誤”的危險,主要表現在醫療衛生市場化、商業化、私有化趨勢取代了公益性、公平性和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的方向。果真如此嗎? 6年來我們的醫改有過市場化嗎?


一、醫改6年的結果


1、老百姓個人支出不降反升,看病更貴了


2014年11月中國社科院發布《醫改藍皮書》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個人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雖然由2008年的40.4%下降到2012年底的34.4%,但個人支出上漲了64.31% ,老百姓看病更貴了。


2、公立醫院藥價虛高十倍、十幾倍甚而幾十倍,醫生拿藥品回扣泛濫成災


醫改6年來,央視報道藥價虛高、醫生拿藥品回扣的事例不勝枚舉。福建漳州醫腐案所有公立醫院、95%的醫生拿藥品回扣,回扣退款高達2049萬元;2014年新京報曝出浙江金華3家醫院127名醫生拿藥品回扣,金華衛生局紀委工作人員也坦陳公立醫院醫生拿藥品回扣很普遍。


3、回扣刺激醫生藥物濫用謀財害命


醫改6年來,回扣刺激醫生濫用藥極其嚴重謀財害命。我國大輸液年人均達8瓶,是世界人均的3倍。我國抗生素人均年消費量約138克,是歐美國家的10倍。據中國紅十字會非正常死亡統計顯示,我國每年醫療損害事件(很大部分是不安全用藥)造成約40萬人非正常死亡,是交通事故致死人數的4倍。每年約有20萬人死于抗生素濫用。


4、醫患沖突更加尖銳突出


醫改6年來,醫患糾紛高達9萬多起,每年有10000多名醫務人員被毆打,病人砍殺醫務人員的惡性事件層出不窮,世界罕見。


5、政府主導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導致權力尋租普遍,腐敗盛行


醫改6年來,湖南、重慶、廣東、湖北等省市藥品集中招標采購窩案頻發,腐敗盛行。2015年2月8日媒體報道安徽16家公立醫院院長收受藥品器械賄賂而落馬,出現“塌方式”腐敗,涉及的部門多、人員多,上至局長、院長,下至藥械科長、財務科長、采購員、醫務人員,往往查處一案牽出數案,查獲一人牽出數人甚至數十人,形成窩案串案。


6、基層醫療機構門可羅雀,大醫院門庭若市


全國政協教科文衛委員赴六省市的醫改調研發現,醫改6年來,城市大醫院門庭若市,門診量超萬人的醫院數目大大增加,醫療服務質量和工作效率在政府強力監管下并未能提高;鶎俞t療機構雖然人員待遇和設備、硬件得到提升,但工作效率和服務質量反而下降,不少基層醫療機構“門可羅雀”,十分冷清。


7、基本實現全民醫保,但保障水平低,醫;鹑氩环蟪鰹l臨崩潰


醫改6年,我國醫療保險覆蓋超過95%的人群,這是唯一的成績,但是保障水平很低,且醫;鹑氩环蟪鰹l臨崩潰!吨袊t療衛生事業發展報告2014》數據顯示,截止2013年,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收入的年平均增幅為33.20%,而支出的年平均增幅為34.39%,預計2017年就將出現當期收不抵支的現象。預計在2017年新農合的累計結余將為負數,至2020年支出將比當年籌資超支15.38%。


請問,上述惡果難道是市場化導致的嗎?這些惡果不正是行政干預醫改導致的嗎?6年行政干預的醫改不僅已經犯下了“顛覆性錯誤”,更是制造了一場人類的災難。


二、駁“醫療衛生市場化、商業化、私有化趨勢取代了公益性、公平性和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的方向”


醫療衛生市場何時有過市場化?醫改6年來,財政加大對公立醫院的直接投入,2013年財政直接投入公立醫院1297億元,相比2008年翻了一倍,年均增幅超過20%。公立醫院在藥品、器械、設備的采購、價格以及醫療服務價格、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審批等都受到嚴格管制。醫生是單位人,而非社會人,醫生工資按照公務員的標準。


縣級公立醫院實行藥品零差率改革,中央財政按照每個縣300萬元的標準進行補助,1011個試點縣補助合計30.33億元。


基層醫療機構全面行政化,吃大鍋飯。自2009年-2013年,基層醫療機構基本建設投資、重大設備購置、改造維修等財政投入高達1300多億,化解基層醫療機構的債務還投入數百億元,每年用于增加基層醫療機構醫生的績效工資補助數十億。


截止2013年公立醫院13396家,占醫院總數的54%,公立醫院床位數386.5萬張,占到醫院總床位數的84.4%,就診人次24.6億次,占醫院總數的89.85%,公立醫院的醫生占到醫生總人數的90%以上。


從世界各國的經驗以及我國改革開放以來市場化領域取得的成績證明,凡是市場化、以盈利為目的的領域都物美價廉,既不難也不貴,而我國醫療衛生領域,堅持行政干預,強調公立醫院公益性,不以盈利為目的,結果是老百姓看病既難又貴。


三、駁混淆是非的若干說法


混淆是非說法一:將衛生總費用上升,老百姓費用負擔不降反升、醫患矛盾更加尖銳等嚴重問題歸咎于市場化


說“2007年到2013年,全國衛生總費用從1.12萬億上升到3.2萬億,6年上升3倍。藥品制造業產值從5800億元上升到1.83萬億,利潤從556億元上升到1787億元,藥品流通產值從4026億元上升到1.12萬億元,都翻了三倍。職工、居民和新農合實際報銷比例只有53.8%、44.9%、38%,遠低于有效分擔風險的水平。醫患矛盾更加尖銳突出等嚴重問題!睂⑦@些問題歸咎于市場化,簡直是歪曲事實,顛倒黑白。因為6年醫改從來都沒有過市場化,說這些嚴重問題正是行政干預醫改進行的。如此故意混淆是非,無非是想將管制的結果變成管制理由,成為進一步加強行政干預醫改的借口。


混淆是非說法二:說最大的教訓是美國,說美國醫療待遇嚴重不公平


說美國衛生費用占GDP18.5%、4000萬人沒有醫保。然而實際情況是美國4000萬沒有公費或私人醫療保險的低收入人群,可以選擇購買一份大病保險,保費比較便宜,每月僅需數十美元,發生住院或者重大醫療情況時保險公司會給予報銷。對于看病后確實無力支付醫療費用的人群,美國政府是全額買單的;美國絕大部分醫療費用花在對患者的臨終關懷;美國任何地方發生災難,醫療急救15分鐘之內趕到。這些才是美國衛生費用占GDP18.5%的原因。無視美國市場化醫療體系讓美國醫療技術水平、醫療設備技術、藥品研發創新和生產技術世界一流的事實;無視美國醫療服務的范圍、內容、質量與我國天壤之別,統計口徑也不一樣的事實。如此以偏概全,誤導領導和民眾。


混淆是非說法三:說我國臺灣大力發展民營醫院教訓不小


而事實是,我國臺灣醫療服務體系是全世界性價比最好的。2012年英國《經濟學人》雜志在評估《世界健康排行榜》時,綜合各項指標,將臺灣列為世界第2名,僅次于瑞典。截止2012年底我國臺灣總計有502家醫院,其中公立醫院82家,僅占16%,民營醫院420家,占到84%?墒侨蚯200大醫院中,臺灣就占了14家,僅次于美國及德國,排名全球第3,亞洲第1。有這么好的“教訓”我們大陸何不拿來效仿呢?


混淆是非說法四:說我國歷史上兩次教訓,政府主導的程度越低、商業化、市場化成分越高,成本就越高,公平性和質量就越低


認為市場化了,醫療資源就向私立醫院集中,患者看病更難,讓公立醫院人潮擁擠,社會矛盾更加尖銳。然而事實上行政干預醫改強化了公立醫院壟斷,制造不公平競爭限制了民營醫院的發展,基層醫療機構全面行政化把病人趕向大醫院,才導致當今公立醫院人潮擁擠,社會矛盾更加尖銳。鄧國營等的實證研究表明,我國民營醫療機構就診的患者醫療費用顯著低于公立醫療機構,而且以患者滿意度與就診等待時間來測度的醫療機構服務水平和質量顯著高于公立醫療機構(鄧國營等:《醫療機構性質、醫療費用與服務質量》,載《經濟評論》,2013(1):P.120-129。)


說 “醫療費用暴漲、醫保虧空,財政危機、金融危機,醫患矛盾更加尖銳,黨政干部和利益進行利益交換輸送,引起腐敗,損害共產黨的威信和形象”,這些不正是行政干預的醫改導致的嗎?因為時至今日,我國醫療衛生根本就沒有過市場化。


混淆是非說法五:一些部門和地方政府,在發展商業保險和社會辦醫上,過度照顧資本利益,站錯立場


鼓勵社會辦醫、發展商業保險,符合十八大三中全會“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國務院下發的《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的意見》(國辦發【2010】58號)以及2014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加快發展商業健康保險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4】50號)的文件精神。


而且2014年8月27日李克強總理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特別強調“深化醫改,要政府和市場“兩手并用”,加快發展商業健康保險,與基本醫保形成合力,提高群眾醫療保障水平、滿足多層次健康需求!睙o論是國務院文件還是李克強總理的講話,都是支持加快發展商業健康保險,并不是基本醫保走向商業化。李克強總理說:“保險業是發展現代服務業的重點之一,具有很強的帶動就業、促進經濟結構優化升級的作用”、“一些地區用部分財政投入購買商業保險,產生了數倍、甚至數十倍的效益,這樣大病保險才有了支撐!


混淆是非說法六:說醫藥利益集團固化是有關部門放任利益集團做大


說醫藥利益集團固化是有關部門放任利益做大,這一點還真說對了,不過,出現這一結果不是市場化導致,恰恰是政府主導省級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導致的,正是這一招標模式讓“高定價、大回扣”的藥品生產經營企業虛高定價大發其財,而招標的相關部門、醫院管理者、醫生等等都享受著巨大的腐敗利益,行政干預藥品招標讓他們形成了一個穩固的利益集團,牢不可破。


混淆是非說法七:說衛生領域的國家治理能力還不強


說衛生領域的國家治理能力還不強,這個可真是冤枉了衛生主管部門。事實是衛生主管部門執行力、管控能力極強。在當今舉國體制下,衛生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將社會主義優越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將行政干預醫改模式執行得極其到位,決不允許有半點市場化的苗頭,卻無視6年來行政干預醫改犯下的“顛覆性錯誤”,無視6年來行政干預醫改給我國患者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


四、醫改如何走上正確道路


由此可見,醫改犯下“顛覆性錯誤”,一是有關部門迷信計劃經濟體制,迷戀權力,有權就任性;二是本位主義,從部門利益出發,而不是從群眾利益出發。醫改要想回到正確道路,就必須做好以下工作:


1、嚴格遵循中共中央十八大三中全會明確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凡是能由市場形成的價格都交給市場,政府不進行不當干預”精神。只有斬斷行政干預之手,才能限制利益集團的權力,才能排除利益集團的阻力,讓有權者也不能任性;只有捆住“有形之手”,才能釋放“無形之手”,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


2、按照依法治國的要求,廢除違反十八精神的部門規章、政策文件。


3、加大反腐力度,嚴查藥品、耗材、設備招標及采購中的腐敗行為,嚴查拿了國家巨額醫改課題、咨詢費,維護部門利益,為利益集團代言的專家、學者。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582209958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婆论坛27735管家论坛 哪个网站看海南飞鱼开奖 体彩十一运夺金十一选5规则 股票价格查询一览表 安徽十一选五今天预测 二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正邦科技股票最新消 北京体彩11选5 欢乐彩票下载送彩金吗 腾讯分分彩0369规律 幸运赛车计划